民族的兒子—圣光集團周運杰

——

打印本文             

周運杰,男,1967 年 1 月出生,河南省郟縣人,1990 年畢業于河南醫科大學,現任河南平頂山圣光集團(以下簡稱圣光集團)總裁。說起周運杰,在他頭上籠罩著許多光環: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的“優秀民營企業家”稱號、“ 改革開放 30 年民營經濟領袖人物”、“ 科技拔尖人才”、平頂山市“五一獎章”獲得者、平頂山市“十大杰出青年”、 平頂山市勞動模范、 平頂山市興市模范,2009 年,他當選為平頂山市人大常委。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他以一名民主黨派人士的身份,以一個醫者懸壺濟世的精神,以獨特的思維和睿智的目光,舍其體膚,超前運作,贏得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贊譽以及國人的感謝。隨著眾多媒體的報道,又被媒體人譽為“無畏鐵軍的帶頭人”!

山積而高,澤積而長。高山偉岸聳峙,江河浩蕩綿長。凡被人仰視或贊嘆著皆始于積累。積累 , 是一種堅持,雖予境萬千苦難而不改其志。

奧斯特洛夫斯基說得好:“一個人只有在把自己的追求和祖國、人民的利益聯系在一起的時候,才會創造出奇跡,才會成長為鋼鐵戰士。”在周運杰身上最能體現的就是把“追求和祖國、人民的利益聯系在一起”的那種鋼鐵戰士風范。在他的骨子里有魯迅筆下那種舍生忘死的民族脊梁精神,有那種對祖國、對人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擔當情懷,有那種咬定青山不放松,癡心不改,幾十年如一日堅持不變的態度。就是他的這種堅持,在國難當頭之時,迎來了媒體的贊譽,迎來了國家工信部和省市縣各級領導的關注和支持,迎來了總理的高度贊譽!

以戰略家的思維,提前嗅到戰爭的硝煙,超前部署,超前行動,在舉國抗“疫”戰斗的警報尚未拉響之前,他就把圣光集團的這把鋼刀插入了陣地。

年知天命的周運杰在人生這條巨輪上,有過成功的喜悅、也有過失敗的陣痛,風風雨雨的坎坷之路使他參悟出許多刻骨銘心的人生道理,但能觸及靈魂的莫過于民族精神、愛國主義、行孝盡忠、鄉土觀念、天下為公的“家國情懷”。

周運杰是位眾所周知的大孝子。為了盡孝、工作兩不誤,他把八旬老母接到自己的辦公室旁邊安住,晨省昏定,真正做到了“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

2019 年年末,按照每年正常運作規律,周運杰早就把集團的各項工作安排停當,讓風風火火干一年的職工們消消停停過個安穩年。臘月二十三這天廠里職工就已全部放假,因為這天是傳統的小年節。臘月二十四、二十五兩天,他算是過了兩天常年不多得的自然起居、心情愜意日子。

哪知,愜意日子之后便是驚濤拍岸!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已悄悄地拉開了帷幕。

臘 月 二 十 六(2020 年 1 月 20 日)這天,本應該又是一個平常的日子,周運杰早早起床步出屋外,花園式的產業集聚區里,空氣清新,鳥語花香,東方天邊晨曦初露,滿天紅云,天籟輕聲。他漫步走向母親的住室,輕輕叩響了屋門。

母親應聲問道:“運杰啊?”

周運杰趕緊答道:“娘,今早想吃點啥?”

周母是位吃飯穿衣都簡便、且從不愿麻煩別人,很好相處的農村婦女,特別是對于她那孝順兒子從沒有提過半點要求,所以接過話茬兒道:“啥都中,你看著做吧!”

不大一會兒工夫,周運杰就端來了一葷一素兩個菜和面疙瘩湯、熱騰騰的蒸饃。周運杰媳婦也來了,娘兒仨其樂融融地用罷早餐。母子倆來到室外,陽光使人倍感溫暖,母親步幅慢,周運杰不得不時走時停,停下來的時候他習慣性地在手機上看看新聞。

突然,一條中國財經網的報道引起了他的注意,標題是:《春節臨近武漢官宣: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已加強出境離漢人員管控》。

報道稱:“截至 1 月 17 日 24 時武漢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62 例,已治愈出院 19 例,在治重癥 8 例死亡 2 例,其余患者病情穩定,患者均在武漢市定點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 763 人,已解除醫學觀察 681 人,尚在接受醫學觀察者 82 人,密切接觸者中,沒有發現相關病例。新增病例的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追蹤排查正在進行中。”同時又稱:“國家先后派出 5 名呼吸內科、感染科專家,與湖北省 26 名省、市醫療專家組成聯合醫療救治專家組,采取輪班制,24 小時值守市定點醫院,負責對病例進行指導和會診,參與危重癥病例的醫療救治工作。同時,從全市抽調一批醫療骨干支援市定點醫院,全力以赴救治患者。”

周運杰看著這則報道心里甚覺納悶,既然這種傳染病武漢有能力“可控可治”,為啥在大春節里,又讓國家派專家?他啞然失笑,但傳染病與他集團的產品有關,此時開始他便對這類新聞格外關注起來,直到晚上他查找出了上百條關于武漢新冠病毒肺炎的新聞。

戰略家的思維與常人的思維是不一樣的,戰略家看問題多數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是一種跳躍式的思維,往往大戰沒有來臨之前就能嗅到那絲時斷時續的硝煙味道。這一夜周運杰沒有睡好,作為自幼酷愛醫學、立志懸壺濟世,大半生與醫界相伴、又心地慈善的他心里特別害怕,害怕武漢的傳染病泛濫成災。因為他知道傳染病就是舊時說的瘟疫,瘟疫是比戰爭更可怕的戰爭,抗日戰爭中日本人為了消滅中國不惜代價研究細菌戰。歷史上,在 1664 年春天,一場瘟疫顛覆了大明的江山。更讓他害怕的是,瘟疫蔓延會給人類帶來死亡的災難……

“這是一種烈性傳染病。”這是周運杰的第一反應。

一貫有著將軍帶兵作風的周運杰沒有多想,隨即撥通了集團黨委書記普永紅的電話。“普書記,我看到一條不好的消息,武漢那邊有傳染病了……”周運杰開門見山,“你趕快來集團一下,有些事情咱一起商量下。”

民營企業一般都是董事長、總經理說了算,但圣光集團這家民營企業則是個例外,作為企業總裁、民主黨派人士的周運杰總是把他的工作思路、商業戰略置于黨的絕對領導之下,一般大事決策,他都先向黨委匯報,達成共識之后再下發子公司。

普永紅是 20 世紀 80 年代末畢業的大學生,原本分配在一家條件較好的國企工作。單位好、工資高、工作清閑,然而年輕人正像八九點鐘的太陽一樣,風華正茂,朝氣蓬勃,清閑安逸似乎不適合她的個性,后來經人介紹到圣光集團幫忙整理賬目。當時的公司剛剛起步,注冊資金不足百萬元,企業正是舉步維艱的時候,百廢待興,很不像樣子。幫一段時間忙后她發現公司逐步有了起色,且公司老板頗具個性,工作有思路,帶人有方法,辦事講策略,特別是他那“先做人、后做事”的為人理念和強悍、強硬的工作作風,使她的思想發生質的變化。就在普永紅認準公司的同時,老板也看上了她這個年紀不大、業務較強、說話果斷、能力超群的“小不點”。一拍即合,普永紅進了這家民營企業。再后來,她由會計到財務總監,再到黨委書記。20 多年來他們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磨合成政治同向、思想同心、工作同抓、責任同擔的好班子、好搭檔。

30 多公里的路程,普永紅不到半個小時就風風火火從城區駕車趕到了集團。

總裁辦公室里,周運杰還在看手機。普永紅一只腳踏進門里,周運杰就說:“普書記你看看,‘國士’已經發話: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

普永紅接過手機,看到的是鐘南山院士的宣言:“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

周運杰說:“新型冠狀病毒之所以說是‘新’,那就說明是剛被發現,因為‘新’估計目前還沒有什么特殊療效的藥物。武漢地域面積 8560 平方公里,固定人口、流動人口 1500 多萬,人員密集程度可想而知,病毒能夠人傳人,這是多么可怕的信息。現在國內國外都有已發病例,我們是生產防護服、隔離衣、醫用口罩的生產廠家,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不能馬到臨危、臨渴掘井啊!”

普永紅大腦在快速運轉著,憑著共事 20 多年的經驗,她知道周運杰不是那種追名逐利的人,他的決策絕對是以大局為重。自己身為黨員,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她唯一的宗旨。總書記、總理都指示黨員當應躬身踐行。她抿嘴一笑說:“干吧!啥時間開工?我支持你,職工的思想工作我來做,沖鋒陷陣愿當先行官。”

民族的兒子—圣光集團周運杰

圣光集團總裁周運杰

周運杰端起水杯哈哈一笑,“有黨支持,有黨做堅強后盾。通知下午召開中層領導會議,明天正式開工”。

下午 3 點鐘,十幾位中層領導齊刷刷坐在集團辦公室里。普永紅首先傳達了總書記的要求和總理的批示。

周運杰面帶微笑地對大家說:“今天把大家叫回來開會,真是對不住大伙兒了,但事情緊急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估計網上的信息同志們都會看到,武漢發現了可怕的傳染病,且國內國外都有病例。剛才普書記已傳達了總書記和總理對這次病毒傳染的高度重視和指示精神,我們集團作為生產醫用防護服、口罩、隔離衣的廠家,遇到這樣的疫情沒有退路,因為這關乎著許多同胞的生命健康,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關鍵時刻敢于擔當是勇氣,不愿擔當是懦弱,害怕擔當是逃兵。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就該有敢于擔當的志氣,有敢于擔當的勇氣。我知道今天是臘月二十七,再有4天就是我們中華民族最熱鬧的春節了,大家忙活一年了誰都想在春節里舉家團聚,安安穩穩過個團圓年,但是武漢的1000 多萬人民此時正惶惶不可終日,他們需要大批的醫務人員為他們治病,要想保證那些敢于擔當救死扶傷的醫務人員安全,必須用醫護器材、拉起一道安全防護墻,所以為了武漢人民的生命、為了醫護人員的安全,我們必須做出必要的犧牲。時間緊迫,道理我不多說了,會議的中心內容一句話:現在開始按照班組,通知員工,今晚進廠,明天八點準時上班。”

周運杰溫和的語氣像一道驚雷,在場的領導們都被震蒙了。他頭也沒回徑直走出會議室。

周運杰要忙他的大事情,如何籌措資金、如何增加設備、如何調撥原材料、如何協調溝通……

周運杰一走,后面的事情都交給了普永紅。

普永紅鏗鏘宣布:集團決定,總裁周運杰任圣光集團抗疫疾控指揮部指揮長,我和柯銳總經理為副指揮長,生產、財務的負責人,各車間主任為成員……接下來她又宣布了具體分工,強調要求,職工食堂晚上八點鐘前準時做好飯菜,以備工人之需。大小車輛司機自近至遠

迅速趕來集團。工作中遇到一般問題電話溝通……

會議召開了,機構健全了,指揮部成立了,任務下達了。

1 月 21 日下午 5 時許,圣光集團抗疫疾控工作正式拉開了序幕。

霎時間,圣光集團上空,層層疊疊飄動著無數道無線電波,重疊交錯的電話鈴聲和焦急的對話此起彼伏,不絕于耳,一派鏖戰中軍營指揮部的忙碌緊張景象。

工作開始,問題隨之而來。春節放假職工居住分散,家住集團附近的職工召之即來,有的職工家距集團幾十公里開外。寒冬臘月天寒地凍,下午 5 點多太陽就滾下山坡,天黑路遙這是實際情況。

普永紅果斷發出指令:分好線路,派車去接。

1 月 22 日一大早,圣光集團口罩生產車間 40 多名職工,齊刷刷提前上崗,瞬間,震耳欲聾的機器聲穿越大氣層,響徹在劉山之陽、汝河之濱。

在圣光集團職工甩開膀子轟轟烈烈大干一個晝夜之后的 1 月 23 日,江城上空才拉起抗“疫”的警報,武漢政府正式宣布:三江封城。兩天過后,疫情蔓延,神州俱驚,全國啟用了一級戰時防控模式,一場全民皆兵的抗“疫”之戰正式打響!

面對困難,迎難而上。在周運杰眼里困難是培養他偉大心志的“保姆”,就是這冷酷的“保姆”,培養出了他的勇敢和剛健。在抗“疫”戰斗中他以鋼鐵般的意志,為一線抗“疫”的勇士們打造“戰袍”、生產口罩,筑建絕密無疏的“防火墻”。

周運杰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微閉雙眼半躺在沙發上,他困了,確實是困了,自看到那條信息到現在已經十幾個小時了,他的大腦一直在考慮集團生產復工的事情,盡管他躺在那里看似閉目養神,實則大腦仍在高速運轉。

思維的烈馬把周運杰馱到往事的回憶中,幾十年來風吹浪打,歷經坎坷磨難,摔倒了爬起來,摔疼了憋回眼淚繼續前行,坎坷和磨礪使他悟出了更多的道理,只有眼界放得更遠、心胸敞得更寬、目標豎得更大,才能做到“把自己的追求和祖國、人民的利益聯系在一起”“才會創造出奇跡”“只有心裝天下的人,才能關心天下事”。

周運杰的思維馬上又回到了武漢,武漢這個素有“九省通衢”之稱的內陸最大水陸空交通樞紐和長江中游航運中心,是華中地區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假如管理失控疫情蔓延,1000多萬人得需要多少醫護人員?需要多少醫護器材?交通如此便利,疫情進一步擴散,14 億中國人、960 多萬醫護人員,又得需要多少醫護器材?一組令人頭大的天文數字使他想而不敢后想。繼而他又把思緒拉回到了自己的集團,因為醫療防護器材是冷門行業,全國正式審批生產的只有 40 多家,正常情況下,這就足以滿足國內市場需求,所以精明的企業家誰也不愿意有過剩的儲存。自己的圣光集團算得上國內掛上名的企業,按需生產的日產醫用和民用口罩 3 萬只左右,隔離衣、防護服不足 7 萬套。那么眼下國內有多少庫存呢?幾組干枯的數字對比使他巨大的壓力陡然升級……

正當周運杰在想如何擴大生產、應對疫情時,手機驟然響起。來電者是信陽市一家醫院老客戶,彼此熟悉,沒有寒暄的客套,接通電話對方就直接說:“周總啊,趕緊給我們安排 500 件防護服、500 件隔離衣,20 萬只口罩吧!”

“哦,哦!”周運杰自然而然答應著。

對方焦急的囑咐道:“車已備好,明天一大早就到,別誤了我的事啊!”

周運杰打了個激靈,害怕的事情終于發生了,疫情已經對外擴散了,他腦海里第一反應就是開始搶購醫療器械了,但又不好意思得罪老客戶,于是語氣溫和地說:“老伙計是這樣,年關了職工全部放假了,庫存不多呀,少給你些吧!”

哪知對方更急了:“周總啊!年底我們沒有進貨,現在武漢那邊的疫情已擴散到我們這里了,已存的口罩、隔離衣極少,恐難維持不了三五日,院長焦急,責令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保證醫護職工的安全……”

周運杰通話的時候,手機里不斷傳出新的來電信息。

周運杰一看是潔利康醫療用品總經理柯銳的來電,他立馬把電話反撥過去,柯銳追不急待地問:“周總我現在到公司門口,下車就被一群顧客圍住了,他們急需隔離衣、防護服,而我們的庫存太少了咋辦?”

周運杰果斷地說:“合理分配,不能讓所有客戶空手而回。”

周運杰的回答是商道上應遵循的“信譽”,在他的經商之路上最講究的就是誠信。他常以“先做人,后做事”“我把自己所有的資源奉獻給所需要的人,當我發展的時候,擋都擋不住別人的支持”為經商的基本準則。

兩個電話把他從思索中驚醒,一個重大決定在大腦中形成,周運杰立即打電話叫普永紅到他辦公室。

兩個人就集團現有的基本情況,疫情發展趨勢和將會出現搶購醫療器材所面臨的現狀,進行科學、認真、全面的分析。當晚十點多兩人達成最后共識:一、抓緊時間讓原有職工盡快全部上崗,同時迅速增加新員工;二、讓營銷部通知原材料采購員迅速與各個廠家聯系,訂購原材料;三、立即著手籌措資金購置新設備,擴大生產;四、強調每個領導,要堅守崗位,各守其職,各司其責,絕對保證集團正常生產;五、讓管理部、財會部和核算部拿出職工補助和鼓勵職工加班加點生產的特殊時期獎懲辦法;六、讓辦公室拿出有可能出現的預案和應對方案。

1 月 22 日上午,周運杰聽到車間里機聲隆隆,看到職工們忙前忙后的身影,復工這塊心病總算去除了。然而讓他更焦心的事還在接踵而至……

柯銳從子公司打來電話:“周總,廠門口擠滿了購貨采購員,我們每天只能生產 1000 件產品,我咋給這些老顧客交待啊!杯水車薪咋分配呢?”

柯銳說的問題周運杰還沒有考慮到解決的辦法,湖北那家老客戶又打來電話:“周總,我們已到你廠門口……”

周運杰應付著答道:“好好好……”

接二連三的浙江的客戶來電、江蘇的客戶來電……一個個急如星火的老客戶電話,使周運杰接不應暇……

最讓周運杰焦心的是營銷部的幾個電話,昨晚連夜去鄭州采購原材料的采購員昨天已經電話約好,今天再打電話開始沒人接,后來干脆關機了。昨晚去湖北省仙桃進貨的采購員今早接到對方電話說他們也缺貨……

周運杰急了,親自撥通了江蘇省江陰的原材料生產廠家,這是他共事多年的老客戶,彼此信譽像老朋友一樣。周運杰原本想這該是一條順利行通的路,誰知對方電話說:“老伙計,我這兒真的沒有什么庫存啊!……”

一個“沒有什么庫存”,讓周運杰聽出來話外之音。“有多少我要多少,你說吧,是給不給?”他這霸道而帶著生氣味兒的語氣,對方似乎聞到了這個中原漢子身上的火藥味,極不情愿地說:“好吧!那你來吧!”

周運杰得到這句話心里稍許有些安穩,但企業老總遇到關鍵時刻是事無巨細,大小事情都得由他拍板定案,出面解決。

2020 年 1 月 24 日(己亥年除夕日)中午,武漢疫情已呈向外快速蔓延之勢,湘、豫、皖等多個省份已大量出現疫情,抗“疫”的呼聲愈來愈緊,郟縣部分鄉鎮開始封村堵路。深夜零時許,忙完一天工作的周運杰來到了生產車間,干部職工全員在崗,生產車間機聲隆隆,燈火通明。他走在每臺機器前一一向職工們問候,一直忙到凌晨三點多鐘才回辦公室。

1 月 25 日(庚子年大年初一)這是個不尋常的春節,周運杰從早上 5 點 40起床,一直忙到次日凌晨 3 點多。職工干部們在“多做一件產品就是為疫區多一份貢獻”口號的感召下,不光堅持了照常上班而且爭分奪秒,產品基本滿足了客戶的需求。

1 月 26 日,集團接到上級關于“醫用防護器材”由國家統一調配的通知。

1 月 27 日,國家工信部原材料司司長王偉親臨圣光集團調研疫情防護物品生產供應情況。

1 月 28 日,周運杰力排眾議,堅持按照國家統一調配,將該集團的第一批抗“疫”物資——3000 套防護服,送往武漢災區。

從 1 月 22 日到 30 日,周運杰憑著鋼鐵般的超強意志,像鐵人一樣,每天休息時間不足 5 個小時地超負荷運轉。然而,就在這 9 天時間里,公司先后新招員工 457 人,周轉籌措和政府支持貸款 1000 余萬元,并行程萬里有余輾轉鄂、魯、豫、冀等五個省份,購回原材料數十萬噸,讓原日生產 1000 件隔離衣、防護服,3 萬只口罩的生產量,躍升至日生產 40000 套防護服、500 萬只口罩。讓一個少原材料、缺職工的企業超常運轉起來。

有了產品又來了新的問題,因市場醫療防護器材奇缺,接踵而至的是拉關系、套近乎、敘舊情想方設法為能買到防護器材。函電交馳的購買客戶,使周運杰再次忙得不亦樂乎。更有甚者是一些投機商又摻和到了高價購買的行列,出高價購買,價高得令人咋舌,愿掏高出原價的三倍、五倍。面對這樣的賣相,周運杰思想少有動搖,這可是個發橫財的良機,但是周運杰有他的原則,他堅定地說:“作為企業,應該為國分憂,時刻與國家保持一致,在國家、國人有難的時候,要拿出咱的責任和擔當,決不能賺取國難錢,我們的產品要用到國家最需要的地方……”

周運杰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整個疫情期間,圣光集團的醫療防護產品全部按照國家所需低價調撥。他的家國情懷使國人和國家工信部及省市縣領導的深受感動,2 月 1 日,總理親自接通周運杰的視頻電話并給予他很高的贊譽和鼓勵。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為了“疫區”同胞,為了國計民生,為了總理重托,他不懼艱險,“踏雷”逆行;萬里奔襲,四下羊城。以無畏的英雄氣概,展示了一個鋼鐵戰士在國難當頭時的無疆大愛和博大胸懷,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張抗“疫”的滿意答卷!

圣光集團第一批抗“疫”物資裝車起運之時,明眼人在行動中就看出了周運杰那種無私忘我、全心為人民利益的精神,看出了周運杰踐行“家國情懷”的決心,看懂了圣光集團在國難當頭憂國為民的態度。他這種“商道”上的高風亮節,令國人刮目相看,也引起了各級領導的注意。

第一批抗“疫”物資起運當日,河南省工信廳代表省抗“疫”指揮部與圣光集團簽訂合作協議,實現圣光集團生產的醫用口罩、防護服等疫情應急防護用品按照國家統一調撥政策,全力確保疫情重點地區的供應保障。

1 月 30 日上午,河南省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黃強帶著省委省政府的關懷和慰問,與省工信廳黨組書記、廳長李濤,平頂山市市委市政府、郟縣縣委縣政府的主要領導來到圣光集團,先后在集團公司總部和子公司潔利康防護服實地調研,針對集團在緊急的抗“疫”時期面臨的實際困難和問題,提出具體指導意見,要求各級、各部門要提高政治站位,強化責任意識,服從服務于疫情防控大局,千方百計幫助企業解決生產供應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為企業順利高效生產防疫物資提供有力保障。

平頂山市市長張雷明、郟縣縣委書記丁國浩等領導向黃強保證:堅決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始終與黨保持高度一致,以黨和國家大局為重,全力支持、幫助企業解決生產供應中遇到的困難,絕對服從國家的統一調配。

當天晚上,張雷明和郟縣縣委、政府領導,魯山縣縣委、政府領導分頭行動,走村串戶,連夜又為圣光集團招來130名職工。

省市縣領導實實在在的關懷,讓周運杰感動得熱淚盈眶,頓覺渾身上下一股熱流涌起。他暗下決心:即使自己舍其體膚也不能讓抗“疫”一線的勇士們流淚、流血,也不能讓災難中的疫區同胞們熬煎度日,也不能辜負領導們的真情和厚望……

民族的兒子—圣光集團周運杰

忙碌的防護服車間職工

時隔一天,一個更大的激動讓周運杰三生難忘。

2 月 1 日,總理在首都連接上了周運杰的視頻,視頻那頭總理溫和的語言,真誠的問候,無微不至的關懷,句句如雷貫耳轟鳴在周運杰的耳邊,他鼓足勇氣向總理保證:“國家的困難就是企業的責任,我們堅決排除萬難,不講條件,不講理由,能多生產一只口罩、一件防護服就多做一份貢獻……”末了總理又囑咐道:“希望你們開足馬力,保質擴量增生產……”

總理的囑咐像春風沐雨使周運杰心潮澎湃,熱血沸騰。他在召集集團領導傳達落實總理指示精神的同時,就已下定決心,為確保抗“疫”一線醫護勇士們的安全,為了“疫”區同胞們早日走出陰霾,為了不辜負省市縣領導們的殷切期望和支持,為了將總理“保質擴量增生產”的愿望落到實處,不管前方的路是懸崖還是坦途,不管“八千里路云和月”,自己將要義無反顧,舍其體膚,做好抗“疫”一線勇士們的堅強后盾。

現有條件增生產是周運杰能把握住的,因為現有的老員工多數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知根知底兒的兄弟姐妹,只要他大手一揮立馬就是群情激奮,所向披靡。但要擴量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他太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眼下時值春節,自己的行業是冷門生意,那么制造冷門生意的廠家無疑也是冷門廠家。為此他在首先抓好現有生產的同時,積極和同事們一起聯系熟悉的生產廠家、查找新廠家。

他們打出去了不少電話,但回答的結果沒有一家是令人滿意的,要么沒人接電話,要么沒有現貨。

2 月 6 日傍晚,周運杰突然聯系到了廣東省惠州市隆合科技有限公司,電話里說他們有制口罩機現貨。

這下使周運杰喜出望外,他迅速叫來普永紅,決定到惠州市去購買生產口罩機。次日就在他們準備打款時,隆合科技有限公司來電,說他們原存的產品剛被當地一家生產口罩的廠家搶走,不讓再打款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周運杰如墜冰窟,眼望著天花板足有好幾分鐘緩不過勁兒來。等他低頭望向普書記時,果斷地說出:“我得親自去惠州一趟。”

一向慮事周密的普永紅看著手機,沒有當即答復。

十分鐘后,普永紅說出一串驚人的數字:“從我們這里到廣東省惠州市,直線距離 1497 公里,自駕行車理論上需要 17 小時 25 分,途徑河南、湖北、湖南到達廣東省。據媒體報道:1 月 19 日廣東省確診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以后,日呈上升局勢。1 月 23 日廣東全省確診病例 21 人, 惠 州 市 確 診 5 例。1 月 30日廣東省日增新病例 70 例,惠州市日增5 例。2 月 3 日他們那里確診病例已高達790 多例、日增新病例 114 例,惠州市確診 29 例……”

普永紅目光從手機移開,面向周運杰發問:“且不說距離遙遠、花時較長、疫情如何,單憑你是集團的主心骨,這個時候你去覺得合適嗎?”

普永紅與周運杰日常的關系,就像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與軍區的政治委員一樣,她在業務這一塊是絕對支持他的工作。這方面周運杰對普永紅是心存感激,感激她這個黨委書記總能在關鍵時刻為他點亮一盞“心燈”。有時他也恨自己因出身(周運杰原出身富農成分)不好,沒有加入黨,所以自己全身心支持普永紅搞黨建,把集團的黨員活動室打造得比集團辦公室亮麗得多。聽著普永紅的誠懇忠言,周運杰說:“我覺得惠州那里該有庫存產品,昨天有,今天被人搶購了,有那么巧嗎?無非是節外生枝有什么變故而已。只有我去才能給人家說清情況,爭取他們支持咱,否則,生產設備弄不來,我將對不起疫區的同胞兄弟,對不起舍生忘死的一線醫護人員,對不起領導們的關心支持和總理的囑咐,會被良心永遠釘在恥辱柱上,愧疚終生。”

普永紅太了解這個總裁了,周運杰干起工作從來就是“儒家情懷”,要臉不要命的“拼命三郎”,大是大非面前從不含糊。思來想去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案只有一個,她脫口而出:“我去。”

周運杰凝視著這個共事 20 多年的老戰友,心想黨員就是這樣見利益就讓,有困難就上。但此時不比平時……

周運杰不容置疑地說:“你把集團總部與各個子公司的事情妥善協調好,明天一早我去惠州,就這樣定了。”

2 月 8 日早上,周運杰車上裝著泡面、礦泉水,乘車踏上南下惠州的征程。

一路上電話鈴聲不斷,車內又成了他的臨時辦公室,司機心疼地說:“周總手機關會兒吧,昨晚你休息時間不足三個小時。”

路上多處服務區被封,夜里、司機開上一段路,周運杰讓司機休息一下,自己駕駛百十公里,實在困了他們就選個緊急停車位、打開雙閃,微閉雙眼瞇一會兒。

次日凌晨 5 點多,經過 20 多個小時驅車終于趕進了惠州城。然而昔日鶯歌燕舞的南方城市待他們趕到時,大街小巷靜悄悄的,發著寒光的路燈似乎在告訴路人,疫情嚴重,街上不宜久留。

2 月 9 日早上 8 點鐘,倆人按照導航趕到了隆合科技有限公司門口,找到了曾有過電話聯系的公司副總何愛彬經理。何經理聽完周運杰一路坎坷奔襲而來的經過很是感動。他沒有再說庫存,而是直接把周運杰領到總經理王唯東的辦公室。周運杰憑著耐心和誠心硬是感動了王總,三個小時下來,王唯東答應低價賣給圣光集團 10 臺口罩生產機。

民族的兒子—圣光集團周運杰

機械化的口罩生產車間

周運杰滿意地走出隆合科技公司大門,此時紅日中天,肚子里饑腸轆轆、司機帶上他街道上轉了一圈,家家飯店、封門閉戶。他只好牙一咬說:“走、咱找個地方,還吃咱的泡面去。”

但誰也沒有想到,就在他回到郟縣的第二天,一個令他頭蒙的電話使他又陷入了焦急之中。何愛彬經理來電說,就在他們把生產設備裝車時,接到上級通知,一切醫療器材設備不準外銷。各路口已被封死。

就在他山窮水盡之時,周運杰靈機一動想到了國務院駐廠督導的特派員柳新巖同志。

柳新巖同志,是疫情期間國務院001 號特派員,進廠來為圣光集團辦了許多好事,解決不少實際困難,特別是協調商丘市政府一次性給集團調撥了 30臺壓條機和 60 名熟練工人及維修工。公司急于用工期間,柳新巖身為一名司廳級干部,禮賢下士,深夜入村串戶動員村民,一次性招來一百多名新員工……

柳司長聽完周運杰的請求,二話沒說,抓起電話,要通了廣東省工信廳,問題迎刃而解,周運杰臉上又綻放出了笑容……

一晃三天時間過去了,電話里終于傳來了設備已裝車起運、請準備人員安裝試機的消息。

盡管這次運來的只有兩臺機器,但是還是把周運杰高興壞了。

平頂山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協調平煤神馬集團、平高電氣、平頂山煤礦機械公司等國有大型企業的相關部門、抽調 60 名電氣工、機械工程師來到圣光,無私幫助安裝、調試設備。

其間,周運杰又是夜以繼日地泡在車間里。

調試成功。隆隆機聲把周運杰帶入了美好的憧憬中,憧憬著 68 臺機器全部到位,到那時圣光集團才真是如虎添翼。

然而現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美好,在周運杰細數一天、二天、三天……的時候,機器依然在惠州廠家沒有裝上車。接下來,他又二下、三下、四下廣東,和柳司長又是多方協調下。

說起周運杰四下廣東買設備,里面還有段尷尬和九死一生的故事。

20 天一直等待,一直沒有運來的口罩機設備,使周運杰待心急如焚, 2 月29 日一早他就決定第四次去惠州催要設備。

哪知這天格外忙,一直忙到傍晚事情還沒有處理完,夜里 21 點 10 分才走出廠門,因火車晚點,11 點多他和河南電視臺新聞頻道駐平頂山市記者站站長許繼彬才坐上車。狂奔一夜,黎明時分趕到廣州市,走出車站、坐上接他的轎車馬不停蹄向惠州疾駛。

上午 10 點多,正在王唯東經理辦公室談設備時,王經理無意間發現周運杰左右腳穿的不是一雙鞋子,便戲笑著說:“周總千里奔襲,原來穿的是雙鴛鴦鞋啊 !”

一句話把周運杰說得面紅耳赤,他羞赧地、實事求是地解釋道:“讓王總見笑了,來時著急穿錯了鞋子。”

周運杰的坦誠,令王唯東肅然起敬,暗想他們一個固定資產數千萬元的集團老總,為買設備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親自過來,還能忙得千里之行把鞋子穿錯,其一心為廠的行為,堪比“周公吐哺”。隨即他便拍著胸口說:“周總啊,就憑您的誠心誠意和這雙穿錯的鞋子,設備

一事不要再說了,不管我冒多大風險,今天下午先給你們裝 16 臺機器,明天一

早起運到郟縣。十天以內保證把你們需要的設備全部發去。”

周運杰得到王唯東這句掏心窩子的話,懸著半個多月的心終于放下了。他興奮地對許繼彬說:“許站長,這事總算是辦成了,咱找個地方歇歇,吃頓消停飯,歇好再回家。”

周運杰帶著司機和許繼彬轉來轉去,惠州城里依然是賓館停業飯店關門,三個人坐在車里吃完泡面、踏踏實實地打起了鼾。

下午,周運杰再進隆合科技公司,親眼看著把設備裝上車。華燈初上的時候,周運杰三人駕車,踏上了返郟之路。

“春風得意馬蹄疾。”路上,三個人輪換開車,周運杰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許繼彬抓準時機迅速按下了錄制鍵,悠揚的歌聲、清晰的畫面、周運杰瀟灑的駕車技術,無一不收入鏡頭、留下永恒的記憶。

深夜 22 時許,三個人拐進服務區,坐在花池邊每人又吃一桶泡面。

凌晨 1 時許,飛馳的汽車正在武深高速上行駛時,“咣咚”一聲巨響把周運杰、許繼彬倆人都驚醒了。

許繼彬睜眼一看,不禁失聲:“乖乖呀!”車頭抵住了路邊水泥護欄了。他趕緊喊道:“周總周總,你沒事吧?”

周運杰嘿嘿笑著說:“沒事兒。”

司機嚇得驚魂未定,周運杰看他直盯盯地坐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沒事吧?”

司機驚嚇得搖了搖頭說:“哦!我也沒事兒。”

許繼彬下車用手機定了定位,出事地點是:湖南省醴陵市轄區的羅霄山脈,武深高速李陵段冷水潭附近。他伸頭看看水泥護欄的前方,黑咕隆咚一眼看不到溝底。 他驚呆了,問:“周總,這溝20 米深不止吧?”

周運杰又是笑著說:“不知道,又沒有丈量。來吧,咱趕緊把咱的車鼓搗鼓搗,深更半夜的還得趕路呢!”

好在車的發動機沒有受損,只是車頭前臉和輪胎變形了。三個人把車簡單的整理一下,周運杰坐到駕駛員位置上,于是,高速路上留下了彎彎曲曲的輪痕……

天明十分,他們艱難地把車開到醴陵市,司機留在那里修車,周總和許站長提前返回了。坐在火車上許繼彬風趣地說:“周總,要不是你的大富大貴,現在我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周運杰說:“這是大家的福,有福同享嘛。”

許繼彬又說:“古人云:大難不死必有后福。說不定這次大難之后,圣光集團定會騰飛發展呢。”

周運杰坦然一笑說:“借你吉言,但愿如此吧!”

等到 3 月 8 日,王唯東隨設備來到圣光集團,目的是要到周運杰這里看個究竟。當王唯東看到圣光集團的職工們以主人公的姿態大干快上的勁頭,由衷地佩服周運杰是個人才,笑著說:“周總啊!能人志士都出你們周家了,歷史上有周公輔佐成王,面對天下人,招賢納士。后人留有‘周公吐哺天下歸心’的名句。今天你這個‘周公’在當今的社會經濟大潮下,能把你的職工思想武裝得千人一心,確實不得了啊!”

是的,周運杰在抗“疫”戰斗中帶領集團員工,以無疆的大愛和樸素的家國情懷,筑牢了群防群控的防線;以上交國家 58.464 萬套防護服、8 萬套隔離衣和 964.57 萬只口罩的驚人數字向黨和人民交了一張抗“疫”的滿意答卷!


分類: 企業新聞  
上一篇河南圣光集團總裁周運杰:為了使命 不怕玩命
下一篇圣光集團致敬“抗疫天使”
Powered by CmsEasy?
澳门BBIN真人娱乐